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OA登陆
中文版 | ENGLISH

CULTURE

华勘文化

(022)84236606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华勘文化 > 风采人物

“最美地质队员”——刘学武

 

    刘学武,男,1963年11月出生,毕业中南矿冶学院(现中南大学)地质勘查专业,现任华勘矿业公司总工程师,天津华北地质勘查局(以下简称“华勘局”)授衔专家,国家认定专业储量评估师。从事地质勘查工作三十年间,他牢牢扎根地勘一线,跋山涉水、沐雨栉风,足迹踏遍了国内外几十个地区和国家。曾荣获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地质找矿成果奖、全国矿产储量委员会奖、天津市科学技术进步奖、华勘局科学技术奖等。
    三十年来,他秉承“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,以艰苦奋斗为荣,以找矿立功为荣”精神,辗转深山荒漠,探寻矿藏,把“敢为人先、敢于担当、勇于开拓”的创新精神化为先行先试的巨大动力,不断探索开拓地质工作未知领域。1986-2001年期间,在华勘局514队工作期间,经对冀东地区深入研究,学习和引用变质核杂岩周边成矿理论和模式,使找矿工作有了突破性进展,发现了黄土梁子金矿、大黄土坡金矿、小石门金银矿等一批有望矿点。以此为契机把找矿重点转移到冀东地区,打开了冀东中上元古界找矿新局面,为后来找矿勘查工作提供了找矿典范和有效的找矿方法。
    2007年,在华勘局247大队地勘院工作期间,他本着严谨切实的工作作风,求真、求实、求精,严格遵循地质工作规律办事,坚持“脚下出真知”实践第一的观点。在验收《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多拉嘎吐铜矿点普查》等三个项目时,他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赶到野外项目组驻地,来不及休息就奔赴工作区,气温零下20几摄氏度,天上还下起了雪,由于山高,大兴安岭南端的寒风夹杂着冰一般的雪粒,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。为了在雪没完全覆盖地面前观察地质现象,他冒着风雪,带着大家依旧奋战在野外一线,地质鞋被包厚厚的一层冰,像冰疙瘩一样,又冷又沉,山地陡峭,很快山上的雪形成薄薄的一层冰,用“如履薄冰”来形容显得微不足道,一个不小心就有坠落山崖的危险。直到晚上快十点才回到驻地,此时脚冻的又红又肿,等暖和了,脚却麻木不仁,酸涩疼痛,即便如此,为了尽快拿出成果,他继续召开验收总结大会直到凌晨,他的这种精神感染着项目组和投资方的所有人员,虽然吃尽了苦头,但项目得到了投资方的好评。
    有时为了给项目组人员实地讲解花岗岩小岩珠的形成、周围蚀变与金矿化关系,他穿过数条长满棘刺的沟谷山脊,登上10公里远高差1000米的山顶,讲解蚀变类型、地质现象,寻找矿化带,从而培养和带动了一批勤恳敬业、专业技术能力强的队伍,并为项目取得良好的成果,获得业主的好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    三十年来,他牢记着身上肩负的责任和使命,勇敢的承受着艰苦、清贫、寂寞,舍小家为大家,无私地为华勘地质行业的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。2010年在天津华勘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工作期间,本着实事求是、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,对老挝爬奔矿区和外围的进行了深入调研和考察,目前老挝爬奔矿区331+332+333金资源量达到近30吨。期间,他多次深入老挝爬奔矿区一线,不顾路途艰辛、大雨倾盆,一到爬奔矿区便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,对几乎所有的槽探、坑道包括民采坑道进行了仔细观察,了解了爬奔矿区的地质特征、矿体空间赋存规律,主持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勘查方案,实现了重大找矿突破。同时,对老挝琅勃拉邦省帕奔金矿项目立下汗马功劳,利用现代成矿理论,经过多次老挝实地调查研究、总结成矿规律,大胆提出新的找矿思路,在这种新思路的指导下,对钻孔ZK5-1进行重新施工,见到11.5米的厚大矿体,实现找矿新突破,使得老挝帕奔金矿资源量实现了质的飞跃,矿床规模从小型达到中型,之后又提出在2、5号脉深部提出勘查思路,指导项目组确定具体孔位,在钻孔ZK100-1见到了富金矿体,这样在5号矿体深部新发现金矿体,使得老挝帕奔金矿找矿空间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。他还通过对控矿构造蚀变带的研究,提出寻找平行脉的思路,在这种思路的指导下,矿区北部新发现7、8号矿体。通过该项目总结归纳出一套新的成矿规律,为区域找矿和扩大远景指出了方向。
    地质行业是个大炼炉,融入多少责任心、多少聪明才智、多少汗水和勤奋,就能练出多少收获、多少成果、多少希望。近三十年来,刘学武从一个青涩懵懂的大学生,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地质工作者、一个专业技术能手和学科带头人,多年执着的找矿梦,铸就了他对地质事业无悔的找矿情,成为地质战线上最美的地质队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