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OA登陆
中文版 | ENGLISH

CULTURE

华勘文化

(022)84236606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华勘文化 > 风采人物

2014年天津市劳动模范、“最美地质队员”——辛建伟

    

    辛建伟,男,汉族,1965年出生,中共党员,高级工程师,中南大学本科,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研究生,现任天津华勘集团华勘(老挝)公司总工程师。
    辛建伟大学毕业后,一直从事地质找矿,27年的地质找矿生涯,风里来雨里去,从河北、内蒙到新疆,从国内到国外,足迹遍布燕山大地,大兴安岭内外,白雪皑皑的天山,巍峨的昆仑山;从非洲盆地的刚果金到热带雨林的老挝,每一处都留下了他辛勤的汗水和心血,收获了丰硕的果实。面对野外工作的艰辛、危险和寂寞,从未退缩,置身于大山的怀抱中,用自己的优异成绩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、一名普通地质工作者报效祖国、为天津华勘无私奉献的无悔人生。
    2006年,他负责非洲刚果金绿纱铜钴矿的补充勘探工作,这是华勘第一次进入刚果金,由于对当地的疟疾认识不足,准备不充分,一名年轻的测量工程师因疟疾在当地医院输液过敏直接死亡,这对华勘职工冲击非常大,很多人情绪不稳定,闹着要回国,同时又发现一部分同志有疟疾症状,住进了医院,整个勘查工作处于半停顿状态,俗话说:屋漏偏遇连阴雨。辛建伟爱人初诊为食道癌(后北京确诊为巴特尔食管),怎么办?他若这个时候回去,很多人误认为他带头当逃兵,这个项目可能就干不下去了,当时他只有一方面给爱人做工作,一方面给职工做工作,以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影响着每一个人,坚信阳光总在风雨后,带领大家在较短时间内走出阴影,短短的6个月时间出色的完成了所有勘探地质工作。由于项目完成的出色,打造出了华勘品牌,业主方后续两个勘探项目都交给了华勘,为单位创造近2亿的经济效益。
    2008年华勘局在新疆成立综合勘查院,辛建伟担任院长,兼任新疆大山公司总经理,负责筛选矿权、市场勘查和昭苏卡拉盖雷铜矿的普查找矿工作,一年时间,驱车10余万公里,穿越塔里木盆地沙漠和准格尔盆地沙漠,跑遍天山、昆仑山、阿勒泰山,爬雪山,过冰河。一次,他去新疆昆仑山里考察一个铜矿点,车辆无法通行,路途又太远,从村民家里雇了毛驴凌晨4点就出发,骑了整整15个小时,不知从驴背上掉下来多少次,晚上回来时腿都不能走路了。还有一次进天山内踏勘金矿点,他和项目组员带着帐篷、睡袋,馕和榨菜就出发了,经过二天的行程来到了海拔3800米雪山上的金矿点,夜宿3800米的雪山,高原反应让他呼吸急促、头痛难忍,钻进两个睡袋冷的都无法睡眠;返回经过一段大雪覆盖的山坡,突然马失前蹄,被缰绳一带,滑向悬崖,幸好被一棵树挡住,但马就没那么幸运,滑落掉进5、6米的深沟里受了伤。
    2011年8月辛建伟主动请缨来老挝爬奔金矿工作,老挝为热带雨林气候,丛林密布、气候潮湿、闷热,蚊子肆虐、蚂蝗横行、毒蛇出没,一般人来此水土不服,浑身起疙瘩,条件非常艰苦。“爬奔”老挝语之意“魔鬼山”,属灰岩区,喀斯特地貌发育,灰岩经风化后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尖刀一样直立在那里,项目人员就在尖刀上行走,稍有不慎,皮肤就会被割破。一次他带领项目组员开展外围找矿,翻越几座百米高的陡崖后,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,雨中翻越陡崖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,只能另开辟新路返回驻地,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头,晚上七点多到驻地时已是遍体鳞伤了,庆幸晚上没在外边过夜。
    20余年来辛建伟带领技术人员先后发现矿床(点)十余处,累计探获金金属资源量30余吨,铜金属量80余万吨,钴金属量6万余吨,市场创收6000余万元,申请国家级勘查项目3项,资金2000余万元。获得省(部)级地质找矿成果一等奖一项,三等奖一项,获华勘局、地勘总院找矿方面一、二等奖5项,荣获2007、2012年度先进生产者,获局2007年先进项目组, 2012年荣获华勘局特殊贡献奖。体现了一个地质科技技术人员以找矿立功为荣,特别能战斗的精神风貌。
    地质勘查是实践性很强的专业,人才野外实践培养尤为重要。在以师带徒过程中,自己做为师傅带领徒弟工作在野外第一线,翻山越岭,不畏艰苦,将自己的野外工作方法和多年累积的地质找矿经验无私的传给新人。为人师表,端其言,正其行。已培养总工级年轻人三人,项目负责人级八人,技术骨干十几人。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打造出了一支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奉献的地质力量,培养出了一支团结、乐观向上的年轻队伍。
    经过27年的风雨磨炼,已成为地质找矿中的铮铮男儿,以执著的追求,诠释着地质“三光荣四特别”传统;以忘我的拼搏,铺就着人生道路;以智慧和汗水,凝结着找矿立功的梦想与丰碑!相信在新的征程中,我将为天津华勘的地质找矿事业踏遍青山无怨无悔,书写地质找矿更辉煌的人生。